郑州仲景国医中专学校 郑州仲景国医专修学院 初中起点统招大专 普通全日制大专(对口升学)
初中起点统招大专

专 注 医 学 教 育 30 年

郑州仲景国医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电话
郑州仲景国医中专学校
当前位置: 郑州仲景国医学校 > 新闻资讯 > 中医流派研究现状概述

中医流派研究现状概述

  摘要: 中医流派研究是近年来中医研究的热门话题之一,文献的发掘与分析则是中医流派研究的重要途径。本文分析近20年中医流派研究的成果,从文献研究角度整理和综合论述了中医流派研究中的相关概念、研究范畴、研究思路与方法、存在问题,并进行了小结与展望。

  关键词: 中医;流派;学术流派;文献研究;综述

  中医流派研究是中医流派传承与发展的重要方式,也是补充中医理论和提高临床疗效的不竭动力。近20年来,中医流派研究的成果不断,学者们提出了对相关概念的不同见解,界定了流派研究的具体内容和范畴,尝试将各种思路和方法运用于研究,指明了流派研究面临的主要问题,并提出一些研究建议,现将中医流派研究现状概述如下。

  1 相关概念

  本文所论述的中医流派研究属于广义中医流派的研究,包括狭义的中医流派、中医学派和医派等研究。“流派”与“学派”等概念常被广泛运用于文学、艺术等领域,其具体内涵有所差异,而在中医领域,学者对这些概念的认识也不尽相同。

  1.1 流派

  “流派”在《辞海》中,一是指水的支流,二是指学术、文艺方面的派别。何少初[1]认为,流派是指不同观点的学术派别,亦称学派。王振国[2]认为,中医流派是指中医学同一个学科内因不同的师承而形成的以独特研究旨趣、技艺、方法为基础的不同学术流别。李绍林[3]认为,中医流派即中医学术流派的简称,广义的中医流派涵盖学派、医派及狭义流派。狭义的中医流派是中医学中因师承授受而形成的、以独特的学术旨趣、技艺、方法为基础的不同中医派别。

  1.2 学派

  根据《辞海》的解释,“学派”是指一门学问中由于学说师承不同而形成的派别。李绍林[4]认为,中医学派是指中医学经过长期传承而形成的以某种独特理论主张或尊奉经典为基础的不同学术派别,属于广义中医学术流派范畴。王振国[2]提出,中医学派是指中医学的某个学科中因不同的师承而形成的以某种独特理论主张或独特的方法、技艺为基础的不同学术派别。

  1.3 学术流派

  王振国[2]认为,学术流派是“学派”与“流派”的泛称。中医学术流派研究课题组[5]将中医学术流派定义为,中医学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具有系统的独特的学术理论或学术主张,有清晰的学术传承脉络和一定历史影响与公认度的学术派别。笔者发现目前在中医流派的学术论文中,学者较倾向于将“中医学术流派”作为中医各派别的统称,如孙慧明[6]、宋咏梅[7]的研究;而将“学术流派”用于按临床各科类分派别的泛称,如赵颖[8]、盛雪燕[9]的研究。

  1.4 医派、地域性医学

  李绍林[3]认为,较公认的中医医派是指中医学中经过长期传承而形成的,以地域环境为基础的各类中医派别。他提出医派的限定不仅包括地域范围,还应包括人群及时间的限定如御医、明医等。朱音[10]认为“医派”意指医学流派,在“流派”之前限以“医学”以区别于地方文化,突出其医学成就;在“医派”之前加以地名,显示其各医派的地区特色。笔者认为地域性医学不能等同于医派,虽然其同样以地域环境为基础、医疗特点具有较浓厚的地域色彩,但地域性医学相对于医派较为笼统,没有强调统一且明确的学术思想和传承体系。

  1.5 其他

  目前中医流派研究中存在一些较为特殊的流派,一是基于文化宗教或特殊学术、生活背景的医学流派,诸如佛医、道医;二是与医派和地域性医学类似但又相区别的流派,如海派中医,其“海派”既指上海地区又指精神内质和风格特色[11];三是代表特殊历史时期的一种思潮,有共同的学术主张,但其学术理论在当时未得到广泛认可的派别,如中西汇通派[12]。

  在大多数的中医流派研究中,开篇即述中医流派的概念,可见深刻理解流派、学派、学术流派等概念与内涵是研究中医流派的基本要求。然而,广大学者对中医流派的概念尚未达成明确的共识,流派的命名时有混乱,甚至有自命中医流派而不符者,给流派研究造成一定难度。

  2 研究范畴

  2.1 研究内容

  王振国[2]将中医学术流派研究的主要内容做了全面整理,如明确学术流派的相关概念、制定学术流派的判定标准、规范学术流派的划分方法、梳理古代中医学术流派发展脉络、挖掘现代中医各学术流派中对当今中医理论创新与临床诊疗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的学术思想和独特诊疗技术与方法等。宋咏梅[13]在研究中概括了现代中医学术流派研究的主要内容。孙慧明[6]对中医学术流派理论研究、地方流派、专科流派、教育传承模式等研究进展进行了较全面的综述。宋咏梅[7]通过整理发现,当代中医学术流派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理论研究、地方医学流派研究、当代中医学术流派研究、中医教育与传承研究、古代中医学术流派研究5个方面。

  2.2 流派的划分

  目前中医学术流派的主要划分方式有三世分类法、四家分类法、三要素分类法和核心分类模式。刘桂荣[14]提出可以将学派划分为师承性学派、专题性学派和地域性学派。焦振廉[15]认为中医学术流派大致可以划分为早期学派、成熟学派和现代学派3个阶段。王振国[2]将中医学术流派划分为传统学派、地域性医学流派、临床各科的不同流派、海外医派和基于文化宗教、特殊学术、生活背景的医学流派等。徐江雁[16]等详细介绍了不同时期中医学术流派的划分方法以及学派划分的意义。杨鹏燕[17]提出一种新的针灸学术流派划分方式,即“三阶段分类法”,即先从整体上将针灸流派划分为古代、近代、现代3个阶段,再进行子流派划分。

  2.3 评价流派的标准和认识

  王振国[2]提出构成现代中医学术流派评价标准的要素结构及其内涵,分为一级要素条目、二级要素条目和三级要素条目。一级要素条目有代表人物、学术思想、传承体系;二级要素条目有学术特色、学术影响、代表著作、临床诊疗技术、与本学术流派相关的科学研究、传承形式、传承体系、学术流派骨干人员情况;三级要素条目21条。宋咏梅[18]等阐发了对流派评价的几点认识:著名医家是当代中医学术流派的核心人物,当代中医学术流派必须有鲜明的学术思想,当代中医学术流派的学术思想并非其惟一的学术主张,稳定的传承体系是当代中医学术流派确立的基本条件。

  目前,各个流派的研究进度参差不齐。对于较新或者传承较少的流派,其研究内容多集中在流派的代表人物、学术特色、传承脉络等几个要素和基本框架的梳理,研究多停留在原始材料的挖掘和收集阶段;而对于一些较成熟的流派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得到扩展,研究的角度也呈现多样化,内容多倾向于传承规律的探讨、学术思想的进一步提炼和总结等。鉴于此,流派划分和评价标准的推广运用将十分有利于中医流派研究的规范化,使得学者在研究中能够相互比对和学习,从而提高研究效率。

  3 研究思路与方法

  中医流派研究的思路及方法多种多样,跨学科研究的尝试和先进技术的运用,为中医流派的研究提供了新动力。

  3.1 研究思路

  宋咏梅[13]在课题研究中,将学术带头人作为线索,调查以其为核心的团队主要学术思想、学术源渊、传承体系等,分析其学术思想的特点,考察学术思想的传承状况,对是否已形成的学术流派作出判断,总结分析学术流派现状特点、发展趋势和对中医药发展的影响。王庆其[19]指出,中医学术流派的研究应该重视文化传承。方东行[20]认为,研究需要注意提高认识,运用多学科知识,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检索工具对有关主题进行情报检索,以扩大研究范围,避免重复研讨。王永炎[21]认为,中医学派可以按照中医学派的鉴定、中医学派的选择、中医学派研究的重点问题3个方面进行研究。

  3.2 研究方式

  王振国[2]认为,中医学术流派的研究主要为理论研究与实地调研相结合、全面调查与典型流派分析相结合,以及文献研究、会议研讨、专家咨询、问卷调查、实地考察5种形式。谭勇[22]研究发现,利用数据挖掘技术可以获取隐藏在中医学术流派资料中的大量信息,并介绍了数据挖掘的实施步骤和具体方法。庄克清[23]等将口述史研究方法引入针灸流派研究,并进行了初步实践。孙灵芝[24]利用文献计量学等研究方法,阐述近半个世纪以来我国中医药研究领域关于中医学术流派研究的概况和发展趋势。彭晋婷[25]分别运用文献研究、社会学研究、临床研究3种方法,探究岭南罗氏妇科流派的传承特点,在临床研究中运用改进的互信息法、集成规则、复杂的熵聚类和无监督的熵层次聚类等数据挖掘方法,对岭南罗氏妇科核心医家的医案进行了回顾性研究。郜峦[26]通过揭示地域性中医学术流派的历史地理学属性,提出将历史地理学的方法引入到地域性中医流派研究中,并初步构建了地域性中医学术流派的历史地理学研究模型,用于评价揭示地域性中医学术流派的时空属性及历史价值。毕红岩[27]以中国生物医学文献数据库关于乙型肝炎的中医中药学术论文为研究对象,运用文献计量学和社会网络分析的方法,通过高产作者、合作团队、学术影响力、各年代论文数、师从关系和学术思想诸方面的比较,选出最后符合流派特征的团队,利用H指数将一些分析结果客观化,比对出乙型肝炎当代中医流派几个团队的核心学术思想。

  诚然,数据挖掘技术和统计学软件等先进科研技术的运用提高了分析文献资料的效率,使流派研究的各项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客观化,加强了流派的人物相关性、传承稳定性、学术影响力等方面的可比性,是进行更大限度和深度研究流派的必要方式。但其论文、著作等文献资料作为目前研究成果的一般体现形式,不能反映流派的人物关系与学术认可度等方面的完整信息。同时,中医流派的形成发展与历史、地域、人文等因素息息相关,其研究必须综合考虑多种因素的协同作用,而这些因素往往是无法量化的。因此,应当以构建符合中医流派发展特性的研究模型为前提,恰当运用各项研究技术和相关学科知识,对文献资料加以考证和分析,力求研究的客观与真实。

  4 存在问题

  宋咏梅[13]分析了中医学术流派研究的关键问题,如何建立评价现代中医学术流派的标准,如何透过学术思想的众多载体形式挖掘到医家学术思想的核心内容,传承体系中学术思想传承的稳定性受到影响,学术思想的影响深度减弱。李辰[28]认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布的流派工作室名单中,以学派研究为主难免出现一枝独秀的情况而不利于学术争鸣。宋咏梅[29]阐明了中医学术流派研究中容易忽视的问题,即名老中医不等于流派,流派研究的重点是传承,流派特色不怕偏。陈仁寿[30]认为,中医流派的概念与内涵不明、研究中医流派的目的不纯、对中医流派的学术思想研究不深、对中医流派的评价不够全面,是当前中医流派研究的主要问题。王庆其[31]指出,临床经验不能与学术思想混为一谈,学术思想应当为事物本质及规律性的理性认识,既能反映或部分反映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具有理论性、抽象性、独创性,又能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宋咏梅[7]发现并提出,目前系统研究偏少,学术流派评价标准尚待规范与推广,当代中医学术流派研究有待深化,典型流派的研究方法尚不成熟。

  总之,目前研究的内容较零散,研究层次不够深入,缺少学术思想和实践经验的提炼;研究多注重核心人物,而对同一流派其他人员的成就缺少关注,如民间的名医,越来越多的学者加入到研究中医流派的行列中,然而部分学者尚未熟练掌握中医流派的研究方法,欠缺一些中医知识及专业素养,导致其研究成果给中医流派研究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5 结语

  综上所述,目前中医流派研究的关键在于认识中医流派的概念与内涵,科学认证与评价中医流派,不断探寻中医流派研究的方法,构建中医流派研究的具体模型,充分提炼流派的学术思想和特色,促进当今中医理论创新。同时流派研究不仅局限于现有的文献,还应当加强与临床研究的沟通,不断更新研究资料,让中医流派研究的成果回归临床,从而发挥中医流派研究在现代中医药事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相关文章
cache
Processed in 0.005426 Second.